东江资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国内 > 正文

国内

宁铂(天才少年宁铂)

xiaoajun552022-05-22国内41
“我就像一条被摔死的鱼。”当子女向父母喊出这样的话时,他们的第一反应,应当是意识到孩子出了问题。可当十多岁的宁铂向父母这样喊叫时,他们却对他说:“你应该活成大众喜欢的样子”。为何?因为宁铂是宁铂,不是

“我就像一条被摔死的鱼。”

当子女向父母喊出这样的话时,他们的第一反应,应当是意识到孩子出了问题。可当十多岁的宁铂向父母这样喊叫时,他们却对他说:“你应该活成大众喜欢的样子”。

为何?因为宁铂是宁铂,不是普通的孩子,他是“中国第一神童”,他是受世人瞩目的天才少年。

宁铂

宁铂

宁铂是1978年全国报纸、杂志、电视的焦点,铺天盖地的报道下,几乎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这个天才。至今,仍有无数人记得宁铂的天才事迹:

“2岁能背30多首诗词,3岁能数数到100,4岁认得400多个汉字,9岁就已经能够探脉诊病……13岁被破格录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……”

更加让人津津乐道的,是宁铂被破格录取的传奇经历——

1977年10月末,兼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国务院副总理方毅收到了一封长达10页的信,信上说:江西赣州发现了一名早慧少年。

方毅对这封信很重视,他第一时间想到了一年前,曾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李政道教授给他写的信,那封信是请他快速恢复发展科技、教育。这件事事关国家发展,民族振兴,他自然极其重视。可发展科技、教育,最重要的是人,可人在哪儿呢?

天意一般地,仅仅一年后,这封10页的长信就出现在了方毅的手中。他意识到:这是一个机会。于是,他亲自批示道:“如属实,应破格收入大学学习”。

信被寄到仅仅十天后,受方毅亲自委派的两位老师抵达了江西,前往宁铂就读的赣州八中对他进行面试。

与宁铂同时参考的,还有另外两名早慧少年,宁铂在考试后被破格录取。中科大为此专门成立一个由20余名早慧少年组成的“天才少年班”,天才班里,年纪最小的谢彦波仅11岁。

1978年初,已有“中国第一神童”之称的宁铂,受到方毅副总理接见,两局对弈,宁铂全胜。消息传出后,宁铂与方毅对弈的照片几乎成了年度照片。此后,宁铂在大学里的一举一动都成功牵动全国人民的心。

宁铂

宁铂对弈照

宁铂成为全国焦点后,他的父母也承受了巨大压力,他们和世人一样对他寄予了厚望。看向他时,他们的眼神,也少了很多正常父母对子女的呵护感,取而代之的,是望子成龙的热望。

进入大学后,宁铂的压力与日俱增。

偏偏,这时候,身体早熟的宁铂出现了强烈的青春期躁动。宁铂的身体发育比寻常人早,他在11岁时,就进入了青春期。关于他早熟的背后原因,有说法是:他六七岁时得过病,且服用过催促早熟的营养补剂。

青春期的孩子最容易面临各种问题,宁铂有了喜欢的人,可因为头上的“第一神童”的帽子,他拼命压制住自己的情感。

所有人,包括宁铂的老师、父母和世人,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他“成才”上。没人关注他的身心健康,即便有人留意到,他们也会选择忽略,毕竟:对于天才宁铂而言,成才才是最重要的。

宁铂在中科大并不愉快,一年后,他告诉班主任汪惠迪:“科大的系没有我喜欢的。”原来,宁铂被安排到了当时中国科学界最热门的领域——理论物理。可物理,宁铂不喜欢,早在赣州八中时,他就排斥物理。

汪惠迪打了一份报告,请求按照宁铂本人的兴趣,将他转到南京大学去学天文。

不知为何,这份报告最后未被通过。汪惠迪认为:他们不准许,主要原因是中科大不想放走这个名人。

宁铂

被圈出者为宁铂

宁铂的确太有名了,他几乎是那个年代的“时代人物”。无数家长都曾拿着刊载他事迹的报纸对孩子说:“你看看人家!”

在那个年代,宁铂是无数孩子曾听说过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很多孩子在看了宁铂的“神童”事迹后,拼命读书、跳级。1979年,年仅11岁的张亚勤考入中科大少年班,此前一年,他在《光明日报》上看了一篇关于宁铂的报告文学,看完后,他激动了一天一夜,几天后,他选择了跳级,6个月后,他成了宁铂的校友。

进入中科大后,张亚勤特地去瞻仰了中科大校园里的葡萄架,只因为:当时所有大报、杂志都发表过宁铂在这个葡萄架下读书的照片。张亚勤在校园里看到宁铂后很激动,在他和无数同学的眼里,宁铂头上有光环,这光环,让他们羡慕。

有光的地方,就有阴暗,宁铂的“神童”光环背后,是巨大阴暗。这阴暗,影响到了他的成长,他的性格变得有些奇怪。他平常不说话,一说起话来,语速就快到惊人。

宁铂的分数并不理想,与神话不符的分数,让他感到沮丧。周围人看向他时,开始怀疑:宁铂已经不行了。

分数让宁铂感受到挫败,他陷入了自卑,他的自卑以自负的方式被体现。一个人要想掩饰他的自卑的最好方式,是表现出无人能敌的自信。宁铂一边自卑,一边自负,他努力把自己武装成一个世人眼里的天才的样子。

天才往往特立独行,宁铂在课堂上直接质疑老师,他对同学表现出鄙夷。问题越多,痛苦越多。宁铂的痛苦与日俱增,以至于他不得不对着父母喊出文首的那句“我就像一条被摔死的鱼”。

被摔死的鱼是怎样的?两个字:惨烈!

宁铂的这段喊话,显然并非脱口而出。他在呼救,向父母呼叫。父母给出的反应让他彻底寒心,他们告诉他:“你应该活成大众喜欢的样子”。

父母的这句话犹如浇在火上的油,它迅速引燃了宁铂的叛逆。这是一句细思极恐的话,想想,你不需要活成你自己,你应该活成大众的期望。大众对宁铂的期望是什么?是一直做天才。

巨大的自卑让宁铂不再相信自己是天才,在少年班里,比他优秀的人那么多,他怎么能让自己相信自己就是天才呢!他又怎么让世人相信自己是天才呢!

这次对话后,宁铂很少主动和父母说什么了,他把自己的心门关上了,这扇门,没有钥匙。

宁铂

宁铂

关上心门的宁铂选择了不断逃避,逃避而不去直面问题的人,世人将永远不知道:他是否有“做到”的能力。

本科毕业那年,17岁的宁铂曾三次报考研究生。第一次报名后,他报名后直接弃考;第二次报名后,他前进了一步,完成了体检,之后,他再次弃考;第三次报名后,他又进了一步,领取了准考证,但走进考场那一刻,他再次弃考。

别人问他为何这样?他回答说:“是想证明自己不考研究生也能成功,那样才是真正的神童。”

宁铂的班主任汪惠迪老师和其他人都不这么认为,他们一致认为:“他只是过分地惧怕失败。”有人还解释说:他当时承受的压力太大了。

如果一个人被反复告知:你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而你恰恰又没把握,那最好的选择将只有逃避无疑了。

宁铂的选择,是一种逃避,也是他对所有人给予他压力的“正当防卫”。

早在还未报名考研前,宁铂就因为天文学的求学路被阻断,转向了对神秘的“星象学”的研究。开始研究它以后,他变得更加奇怪了,很多同学都反应:“宁铂神叨叨的。”

盛名在给宁铂带来巨大的压力的同时,也带来了留校任教的机会,天才神童宁铂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讲师。几年后,宁铂与他的崇拜者程陆华相爱并结婚。

结婚初,两人感情似乎还过得去,他们“过得去”的前提是程陆华的一再退让。然而,随着孩子的出世,两人之间的矛盾终于不可调和。两人经常争吵,有时,他们甚至会为孩子尿片怎么洗而大吵。

每次吵完后,被捧着长大的“神童”宁铂总是不愿意先低头,他和妻子冷战的时间越来越长,他研究佛经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。

程陆华渐渐认识到:宁铂并未长大,每次遇到问题,他想的竟不是去解决,而是逃避。成人的最大特征是“学会面对”,这点,宁铂并未学会。

宁铂和程陆华的婚姻维持短短几年后,便以离婚收场。两个原本相爱的人,最终劳燕分飞。

宁铂

程陆华

婚姻失败给宁铂造成了巨大打击,天才怎么可以失败?巨大的痛苦下,宁铂开始醉心于佛法的研究。他慢慢有了遁入空门的想法,他想彻底逃离这个世界。

1998年,宁铂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《实话实说》栏目。他出现在节目里时,人们都有些错愕:他昔日的精气神不再,眼里也不再有光,微胖身材和圆脸更让他增了几分颓丧,他的一颗门牙竟也不翼而飞……

节目里,只要提及“神童教育”,他便显得异常激动。他的语速依旧飞快,快到让主持人有些反应不过来。全程,他一直在抨击神童教育。有人看出来了,宁铂对神童教育的猛烈抨击,是他逃避的又一个体现,毕竟,如果错在根本上,那他就可以避开所有的责任。

然而,被他抨击到体无完肤的所谓“神童教育”实际却出了很多人才。这是后来校方出示的一份数据:

“中国科大少年班创办27年来,共招收1134名少年大学生,在已毕业的942人中,85%以上的应届毕业生考取国内外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研究生,300 多人获得博士学位,并涌现出如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张亚勤、被授予美国‘青年科学家总统奖’的卢征天、被誉为‘纳米博士’的秦禄昌、世界上第一位认知学博士张家杰等国际知名的杰出人才。”

显然,少年中国班的成才率和成才度,都很高。

被寄予厚望的宁铂,为何偏偏成了最默默无闻的那一个?是因为他头上的光环太耀眼了吗?还是,他的性格本身就有问题?这个问题的答案,宁铂自己也回答不出。

有人说,宁铂经历那么多痛苦,且并未成为“大众喜欢的样子”,全因为:他在最应该关注身心的年纪,把全部心力用在了学习和对抗压力上。宁铂听说过这种判断,可他未置可否。

宁铂一直都在逃避,他最想逃开的地方是他就读和任教的中科大。可他做了无数次的挣扎后,依旧没能离开。

2002年,宁铂前往五台山出家。很快,他被校方领回去了。一年后,他再度挣扎,这次,他终于“成功”遁入空门。

宁铂

出家前,他曾引用高尔基的一句话形容自己,他说:“我的心眼,是皮肉上熬出来的。”

宁铂是痛苦的,所有拼命逃离的人,都势必感受到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。痛苦中浸润着的宁铂并未悟透:摆脱痛苦的方式,是面对它,而非避开它。

所以,宁铂注定成不了高僧。为逃避世俗而遁入空门者,不可能成为高僧,真正的高僧,他们出家,并非为自己,而是为天下众生。

出家15年后,宁铂突然还俗,他在此后做了一名佛学院的讲师。他同时还有了另一个身份: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。

没人知道,宁铂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初衷,究竟是不是因为“自己病了,想自医”,但世人总算看到了一个努力面对生活的宁铂了。

宁铂

宁铂

宁铂再出现在公众视野,是他为佛学院讲课时。他出现在讲台时,手里抱着一摞经书,可他讲课时,竟完全不看经书。他的语速依旧飞快,他也依旧是微胖身材……

再入凡尘的宁铂,似乎没变,但世人却感觉他不一样了,因为:他的眼里,又有了光!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