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江资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国内 > 正文

国内

难以忘却(被忘却的叶圣陶)

xiaoajun552022-05-14国内61
时隔20多年,每当回想起入党的经历,我总有些东西挥之不去。  那是1997年,我在湘潭读书。某天下课的傍晚,班主任老师拿出一份入党志愿书,郑重其事地交待我好生填写。晚自习的时候,在偌大的107阶梯教室

时隔20多年,每当回想起入党的经历,我总有些东西挥之不去。  那是1997年,我在湘潭读书。某天下课的傍晚,班主任老师拿出一份入党志愿书,郑重其事地交待我好生填写。晚自习的时候,在偌大的107阶梯教室,我早早地占了座,虽没净手焚香,但还是端坐凝神了片刻,才翻开那白色的册子。仔细看过三遍之后,揣着一颗怎么都无法平静的小心脏,一笔一画,认真填写。每写完一句,就停下来,做一次深呼吸,甩甩手,接着再往下写。  有人告诉我,填写完入党志愿书后,基本上确定能入党了。听了这话,我虽面若平湖,然内心波澜不已。想起自己从1995年入校起就向系里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各方面力争上游,还参加了入党积极分子培训,入党的事,应该有希望吧。要知道,为了让综合素质分上去,哪怕五音不全,我也不惜出丑,报名参加歌唱比赛,尽管在初赛就刷了下来,但获得了珍贵的0.5学分,也凭此关键一点分,获得了班级最高综合分。特别是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的前一天,我困在医院,胃痛得打滚,但为了赶上培训,利用晚上的时间,偷偷地跑回学校。独自行走在校园的道路上,四处静悄悄的,路灯漾出橘黄的光晕,柔和而温暖,想着明天就要参加那么光荣而神圣的培训,我脚底生风,越走越有劲。  没曾想,终究没盼到参加支部会议的通知。入党的事,搁浅了。  毕业离校那天,虽然有年年“三好学生”和年度奖学金等较多的收获,但回望校园,丝丝惆怅爬上心头。如果顺利入党,该多好!  参加工作后,我犹豫着,不知会不会再次遭遇相似的坎坷。后来一个合适的机会,与支部书记交流思想。他鼓励我,在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。于是,我重振旗鼓,鼓足勇气靠拢党组织。  2001年10月7日,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。这天晚上,单位二楼的大会议室里,支部的二十多位党员悉数到齐,只为一件事,研究表决我入党。会上,我大声宣读了入党申请书,一吐为快。两名介绍人对我的培养情况和现实表现作了发言,先是肯定了我的进步和优点,后对我的不足和努力方向提出了中肯的意见。研究表决环节,我在隔壁的办公室等着。短短的几分钟,漫长得像经历了一个世纪,我都不敢坐下来,不停地来回踱步,仿佛等待一份命运的判决书。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,我赶紧冲至门边,呼地一下把门打开。“恭喜你!”支部书记笑盈盈地走到门口,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。我怔怔地站在那里,泪水倏然涌出……  此后多年,一直从事党务工作。在乡镇工作的时候,经手办理了一大批同志的入党手续。有时下村,会有意观察那些入党积极分子、后备干部的思想动态,或者有什么机会接触到优秀青年,也会不动声色地观察他们,鼓励他们向党组织靠拢。那些从部队、高校转组织关系回来的同志,我总是热情以待,让他们感觉宾至如归。我怕因我的态度不好让他们大失所望,为家乡所在地的党组织形象抹黑。如果是预备党员,在建立台账的基础上,我还要求他们留下家庭住址、电话、QQ号,并建立了QQ群,提醒他们及时报告就业和居住变动情况。有空我就按时间节点与他们联系,了解他们的思想动态,告诉他们转正要注意的事项,让他们个个如期转正。如果他们是一滴滴水,我希望“一滴都不洒”,齐刷刷地汇入大海。大海奔涌,奋勇朝前,在我内心激荡!如今,虽然我调离了乡镇,我经手转入的那些预备党员早已成为正式党员,组织关系也大多转到了工作单位,但那个群犹在,近年来有几位还成了微信好友,有一位还曾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。经手发展的那些农村党员,不少在村级建设中担起了重挑,他们以一名党员的身份,谱写着社会进步的精彩华章。  逝去的日子,犹如诗行。常常想起入党的时光,不知我的两位入党介绍人,你们还好吗?在此,我要再一次说一声:“谢谢你们!”

难以忘却(被忘却的叶圣陶)

版权声明:“大美湖湘”头条号刊载此文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目前本平台尚未实行稿费制,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通过私信进行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或依法处理。投稿/纠错邮箱:239475693@qq.com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